张远忠金融网
首页下123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远忠访谈

《 第一财经日报》访谈:2000万索赔危及业绩 皇台酒业债务危局难解

文章来源:《 第一财经日报》 发布日期:2017-08-02

投资者索赔判决快速、全额赔偿,这在以往的投资者集体索赔案件中较为少见,而更为鲜见的是,赔偿金额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重伤。这些全全部生在皇台酒业(000995.SZ)身上。

近日,10名自然人投资者诉皇台酒业“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”一审获胜诉,皇台酒业被判累计赔付金额2310.78万元。2000多万元的赔偿金额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而言或许“九牛一毛”,但对于皇台酒业来说,则可能是一大重击。该公司多年来内讧不断,与二股东2亿元旧债纠纷未解,高达90%的负债率已让其寸步难行。皇台酒业8月1日晚公告亦称,这一判决结果将导致其2017年半年报净资产可能为负值,若全年度的净资产或净利润为负值,则其将再次被实施*ST特别处理。

这一可能带来的结果意味着,上市公司违法违规的后果不仅来自于证监会的行政处罚,民事维权诉讼的惩罚力度也在增大。多位律师向第一财经表示,近年来行政处罚更为严厉效率更快,这直接助力投资者索赔,且民事处罚力度的加大,将增加上市公司的违法违规成本,将对上市公司违法违规起到威慑的作用,这也是法律的一大进步。

2000多万索赔危及业绩

皇台酒业投资者索赔判决快速、全额赔偿,这在以往的投资者集体索赔案件中较为少见,而更为鲜见的是,赔偿金额可能重损其业绩,导致其披星戴帽。在业内看来,民事处罚力度的加强将增加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,是一种法律的进步。

8月1日晚间,皇台酒业公告称,收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10名自然人投资者诉公司“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”的民事判决书,该公司被判赔偿10名投资者损失2293.39万元、案件受理费17.39万元,合计2310.78万元。

从立案到判决不到5个月时间,投资者即获得一审胜诉,这在近年来的集体索赔案件中并不多见。投资者代理律师之一、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介绍称,以往的集体索赔案件平均索赔周期都在一年半到两年之间,上市公司败诉的情况也较少。

“索赔人数不多,一共大概十几人,第一批10个人,法院处理起来相对较快。而且对于皇台酒业的财务假造违法事实,之前的行政处罚里也说的比较清楚。”吴立骏表示,在亏损较多的投资者进行索赔之外,后期还会有一批中小投资人继续索赔。

原告10名投资者提出的诉讼事由是,原告因被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事受到损失,被告未按规定披露信息的违法行为依法应当给予原告赔偿,原告购买证券的时间在被告虚假陈述实施日以后,至揭露日之前,依据规定,符合法定损失的因果关系。

然而,皇台酒业并不服这样的一审判决结果,其表示,该公司已委托律师将对此案提起上诉,将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,但最终结果尚有不确定性。

“蓄意造假,而且投资者因此吃下六个跌停板,损失惨重。”吴立骏认为,皇台酒业上诉翻盘的可能微乎其微,上诉只是一种拖延策略。

根据公告,皇台酒业因虚增2015年度利润500万元而被证监会认定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该公司于2016年12月14日收到证监会甘肃监管局下发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该公司2015年度报告于2016年4月22日发布,并于2016年6月17日晚间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,此消息一公布,股票复牌后,股价连续5个交易日开盘跌停,第6个交易日也逼近跌停,而同期沪深大盘指数呈上涨态势。

从赔偿金额来看,2000多万元的赔偿金额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而言或许“九牛一毛”,但对于连年亏损的皇台酒业则可能是重击。该公司表示,此次判决结果将导致公司2017年半年报净资产可能为负值,下半年公司将尽最大努力改善经营状况与财务状况,如果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净资产或净利润为负值,公司将再次被实施*ST特别处理。该公司股票刚于今年6月15摘星脱帽。

皇台酒业证券事务部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表示,若后续不断有投资者索赔且进度也较快的话,公司全年业绩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。

“民事索赔对上市公司业绩影响大的,目前还不多,预计这个趋势越来越普遍。”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表示,在行政处罚成本尚低的情况下,民事处罚力度的加大,将增加上市公司的违法违规成本,将对上市公司违法违规起到威慑的作用,这也是法律的一大进步。

“皇台酒业的案子,对上市公司的警示意义很重要,也让更多投资者看到索赔的希望,这样股民更有动力监督上市公司,形成一个健康的循环。”吴立骏对比称,此前对于上市公司的违规,立案调查周期较长,一年仅有个别零星违规被罚,但近两年明显在不断增多,究其原因是行政处罚更为严厉效率更快,这直接助力投资者索赔,而高额索赔也相应增加了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。

债务危局难解

作为老牌的白酒上市公司,皇台酒业早年一度颇有声望,业内曾有“北有皇台,南有茅台”的传说,但最近数来,该公司经营日拙,负债率已超过90%。而让其沦落至此的主要原因,来自于其常年内讧难休,上市公司与二股东2亿债务纠纷未解,并由此造成多次重组失败。

皇台酒业早年系甘肃凉州皇台酒厂改制而来,2000年登录深交所上市,但上市以来公司业绩一直萎靡不振。

历史数据显示,2002年、2003年其连续两年亏损了1190万元、1.16亿元;2007年、2008年连续两年分别亏损了5083万元、5881万元;2013年、2014年再度连续两年亏损了2930万元、3929万元。2015年虽然实现净利润634万元,但其中500万系财务造假虚增净利润而来。就这样,上市15年,皇台酒业先后经历了3次连续亏损,并由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披星戴帽。

6月6日,皇台酒业更新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,该公司去年营业收入、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仅有1.77亿元、—1.07亿元,账面货币资金为1915.35万元,总负债3.40亿元,负债率达到91.40%。

对于负债率高企的原因,该公司证券事务部人士称,这与未解决的诉讼有一定关系,公司存在较多的历史遗留问题,其中二股东与该公司的债务纠纷影响较大。该人士坦承,公司近两年的经营情况“不是特别好”。

第一财经查阅年报发现,皇台酒业与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皇台商贸)、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威分行、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等有16起诉讼和仲裁事项记录在案,涉案金额总计3.63亿元。

这其中,与二股东皇台商贸、皇台商贸母公司甘肃皇台酒业酿造有限公司(下称皇台酿造)诉讼案件达10起,未开庭审理涉案金额多达2.20亿元。

皇台酒业与二股东的内讧已有数年历史,自现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厚丰)入住后,双方就冲突不断。第一财经此前报道,2010年2月,原董事长卢鸿毅通过其持股40%的上海厚丰,受让皇台酒业19.6%的股份,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。此后,在上海厚丰主导下,皇台酒业2012年—2014年先后三次筹划向卢鸿毅、上海厚丰等发行股份募集资金,但均因第二大股东反对而失败。

记者查阅公告发现,皇台酒业与二股东的债务诉讼始于2015年11月。据彼时皇台酒业披露了重大诉讼公告称,皇台酿造起诉公司,要求偿还自1998年以来所欠6085.1万元及利息3874.2万元。此后,皇台商贸即开始了对皇台酒业的持续公开讨债。2015年4月,心灰意冷的卢鸿毅与其他两名股东,向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了上海厚丰100%股权,后者由此成为持有*ST皇台19.6%股份的第一大股东。同样的命运,在接盘者身上上演。2015年8月,上海厚丰新股东入主后,推出的上述重组方案后,皇台商贸以其临时股东大会存在违规为由,反对并起诉该公司。

自家内讧,让公司陷入债务危机,并多次让重组落空,皇台酒业又是否有所应对?上诉证券部人士并未就此作出直接回应,只称相关案件尚未开庭审理,公司高层正在与二股东进行沟通。

(第一财经实习生车文扬对本文亦有贡献)

第一财经日报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
网友对该文章的评论

网友对该文章的评论